[tip]2020/3/20编辑 不定期更新[/tip]
[bubble]我喜欢你......[/bubble]
  最近重温了一遍《昨日青空》,这么做主要是真的闲....
  我是个很差劲的人,拖延、咕咕咕、死肥宅、油腻大叔是我的标准形象(太草了),“分手”这件事情过去差不多一整年了,因为我自大的认为“学业为重”,对她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最终我发现我还是忘不了她,我很愧疚,我便开始一如既往的“差劲”了起来。以至于我丧心病狂的把“奶糖桌面”的 version 代号改成了她的名字。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或者是我自认为的酸甜奶油话梅糖。一个碎冰碰壁响叮当,一个纯净酸涩正当时。没地方发牢骚,发空间或朋友圈要被说矫情,设置为部分人不可见免不得要被数落一顿。还是发在博客等一个有缘人叭。

  朴树的《New Boy》中有这么几句歌词:

“明早起来,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都卖掉。”

  很显然这个歌词不是很适合我,我一个桌面一行代码就能解决的BUG,我都能咕咕咕好久。但终究有一天要面对这个问题,不如现在仔细的思考一下。每一个人都想成为光芒万丈的哪一位,站在最明亮的地方活成自己最渴望的模样。当然我也不例外,距离开学越来越近,我已经拿下了省赛二等奖的头衔,即将到来的是to be continued的选拔赛。虽说现在的确是有点早了,但我还是要总结反思一下我的过往时光中作出的丈育操作。
  万一下次真正遇到了我喜欢也喜欢我的人,一起看黑历史也是挺欢乐的。

  奶油话梅糖维他柠檬茶是我直至目前不能停下的两个零食,我在网络上的昵称也叫奶油话梅糖。这是个很玄学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为什么喜欢奶油话梅糖这样又酸又腻的东西。

  如同我喜欢“糖和茶”一样,“文艺”是我们这个年纪非常喜欢的一件事情。私以为“文艺”不是让人读起来觉得晦涩,觉得造作,好似一腔愁绪全拧巴在一块了,这只是不舒服的手法。(不得不说,我班级中的朋友圈清一色的这种“文艺”)
  真正文艺的句子读起来如同清风抚卷,让人在生活琐事里蓬头垢面的抬起头,扬起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整个人亮堂起来。(如拨云见日般的句子我是非常喜欢的,不管是不是心灵鸡汤)
  上面一大堆废话是我在发牢骚啦,原因是在2018年,我成绩不是很好,选择了本地一所职中上学,当时是奔着“技能大赛参赛组”名额来的。因为打听到这个比赛省级获胜(三等奖或以上)可以单招入学部分学校,被选中参加国赛以后还可以在春考中加分(感觉不是很靠谱的样子233)。说起来17或者说18岁这些年龄段的学生真的很奇妙,开学第二天,我把我要努力学习进参赛组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原因自然是“怦然心动”。我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同班的一名女生。如同我每三个月换一次“老婆”一样,这一次没有任何的理由,当眼神不小心的对上,就很“心动”。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