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小说 下的文章

  • 第四章-情感?

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永不停歇的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我坐在寂静的房间里,除了凝视沧雪之外貌似没事做。

已经快10点了。睡意席卷了我的身心。

“喂,丫头,你今晚就在沙发睡觉,明早最好马上回你的房子离去,以后别再来……”话还没说完,我的目光不知不觉得落到了沧雪的双臂上。为什么,为什么沧雪的身上有那么多伤疤?

看着手臂上一块块淤青的肿块,应该是鞭打后留下的。

望着这些伤口,再看着沧雪眼里充满着的恐惧,我逐渐明白沧雪并不是因为打雷下雨这点小事才害怕的,她好像被别人虐待过一番似的。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沧雪,你把衣服卷起来!”

“啊?”沧雪发出了疑问,并且脸红了起来。

不知为何,我突然好像很在意面前的这个女孩。不想让这个女孩收到一点点伤害

我走到沧雪面前,粗暴的把沧雪的T恤脱了下来。只见沧雪的身上随处可见被鞭打的痕迹,腰间还有被棍棒之类殴打留下的淤青。面对眼前这种场景,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就一直麻木的站着,眼睛死死盯着沧雪身上的伤

沧雪貌似很在意我的目光,蜷缩在沙发的一头,用着颤抖的声音问我:“那...那个,请问我...能...把衣服穿上...吗?”

屋子里瞬间充满了尴尬的气息,由于我见到沧雪的身上出现这么多的伤口,过于激动。做出了那种事情,现在却又不知如何收场。

“咕~~~”嗯?什么声音

“咕~~~”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我清晰地听到了是什么声音。

“所以...你还没吃饭吗?”

“嗯...是的”

“你身上这些伤?”

“以前住在亲戚家的时候被打的...”

“我懂了,那你等下,我做饭给你吃”

“诶??等下!先把衣服给我!”

“哦,还有啊,反正我们就楼上楼下,不如你搬到我家来住吧,这样你下次就不用害怕了”我脑子一热,提出了这个想法。

“诶?这么说,你喜欢上我了?呐,呐,对不对呀?”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因为你把突然把我衣服脱了,然后不嫌弃我身上的伤口,还愿意收养我啊!”

“收起你那危险的想法,我只是...”

“诶嘿嘿?接着说啊?”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我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一声不响的走到厨房,为沧雪做饭。但话说回来,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是我对眼前这个身材娇小的女生,产生了某些情感,或许,这些情感一直徘徊在我内心深处,只是...我不愿承认?

“刚刚明明还是一副可怜的模样,现在却貌似占尽了上风?真的是猜不透你啊,沧雪。”

“呐,那就以后慢慢的来猜吧~”

“懒得猜,懒得,我给你去做饭,你快把衣服穿上吧。我只是担心你一个人住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而已,别乱猜,别有那种危险的想法!”我极度想澄清自己让沧雪搬来我家住不是因为我喜欢他,但是沧雪她好像对我的误会很深,嘛,以后慢慢解决吧。

正当我做饭的时候,沧雪用着极小的声音嘀咕着:

“为什么,闯入我生活的是你

为什么,在我绝望的时候,是你救了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你不愿接受我的爱意…

抱歉,乐绍,我...我只是喜欢你!”

两行眼泪从沧雪的脸上滑落…

-第三章-

叮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同学们接连回到了教室。

“嘛,已经是深秋了吗。学校的周年祭就快开始了。”

“对啊对啊,不知道今年周年祭还放不放假。”

“也不知道老师们怎么想的,非得把期末考试提前”

同学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着。原因是前几天学校开会的时候老师们突然都同意吧期末考试的日期提前。这也就意味着今年周年祭很有可能取消放假。这其实也挺好的,嘛,第一就是能避开社交啦。不必充当一个电灯泡。第二也就是没有所谓的“朋友”来伤害我了。第三也就是不用参加周年祭,我也就拥有更多的时间来复习了!对我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啊。

时间飞逝,夕阳已经悄无声息地落下,原本明媚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此刻的天空正被月亮所主宰。

已经吃过饭的我正躺在床上不停地用手指滑动着自己的手机

突然闪出一道白光,不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这时候手机很识趣的发送给我一条推送:XX天气助手提醒您-您的地区将会有大到暴雨,请减少出行。

“啊,下雨了呢。希望下得越大越好,这样周年祭应该就会泡汤吧,这样就有时间来学习了。”我在心里默默想着,接着上网浏览。

睡意慢慢爬上大脑。我把手机放到一边。准备睡觉

“嗡嗡!”被我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都这个时候了,谁打的电话啊,我也没有朋友关系好到这样啊……”我小声嘀咕着,满怀疑问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颤抖着的声音,我一下就认了出来,是沧雪!

“请问,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码的?”我对于沧雪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感到好奇。

对面不再回答……

天啊,这难道是个恶作剧?“啊~好困啊,算了先睡觉吧,明天再问问是什么情况。”

我又把手机放到一边,为了防止沧雪再打电话过来,我直接把手机关机了。睡意又爬上了大脑。窗外雨水淅淅沥沥的声音和远处狂风大作的声音传入耳中。。意识在不知不觉间朦胧起来。或许这就是入睡的感觉吧。真是舒服……

叮咚!

即将入睡的我听到了这个声音猛然惊醒。

叮咚!叮咚……

“什么鬼?这不是在折腾人吗!刚要睡着就把我吵醒!管他是谁,开门骂一顿再说!”说着我打开了门。

正想着要将这份怒火引向按门铃的人的时候。

“哐当!”一个物体撞上了我。我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倒在了地上。

还有这种操作?我被推到了?以这种姿势?还是个妹子!?

“沧雪!你——”在看清来者何人之后,我更愤怒了……

“乐绍...能...能让我在你这里住一晚上吗?”沧雪颤抖着说着,眼里好像充满了恐惧。

我一脸疑惑,住…住一晚上?什么鬼,我记得沧雪不是就住我家楼上吗。搞得好像无家可归的离家出走的学生一样。

“沧雪...你...”

“求你了!一晚上就好!”

“哈?为什么啊,你自己不是有房子吗?”

“我...我害怕一个人待着!求...求你了。”话音刚落,一行眼泪从沧雪的脸上滑落。

-第二章 樱花,我想见你

随着我的身体慢慢的好转,沧雪好像也明白了那次的确是个乌龙事件。但是关键的问题是她居然因为我主动承认那是个乌龙事件而更喜欢我了……最大的原因居然还是我救了她……

随着夏天悄悄过去,秋天来了。我也回到了学校。下周就是学校的周年庆典了。

但最近学校里开始流传起了一种传闻----

秋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有一种颜色像血的樱花会盛开,随着花瓣飞舞,许许多多的情侣都不约而同地来到树下,让樱花树来证明爱情的结晶道路。真心相爱的人将会受到天使的庇护,而心灵不纯洁的人将会被对方杀死,尸体将流出的血作为樱花树的营养液,为第二年的开花做准备。而剩下的皮骨,将作为行尸走肉,在正午的时候从楼上跳下,不论多矮,终将会被摔得支离破碎!

秋日的午后,不再像夏日那样令人烦躁。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操场上许多同学在奔跑玩耍,这段时光本应成为美好的回忆。但是不知何时,从远处飘来钢琴的声音,那旋律正是前段时间大火的动漫主题曲--樱花樱花想见你!

“さくら さくら 会いたいよ いやだ”

「樱花,樱花,想见你」

从远处又飘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いやだ 君に今すぐ会いたいよ』”

「不要嘛 现在就想要见你」

那声音是多么的动听…

动听,而又…充满诱惑

操场上的同学纷纷停下了所有的行动……

包括思考

突然从教学楼顶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正在唱这首歌

「ここにもういれなくなっちゃった

「已经不能在这里了

「もう行かなくちゃ ホントゴメンね

「已经不走不行了 真的对不起

「私はもう一人で遠いところに行かなくちゃ

「我已经必须一个人要到远方去……

那歌声是多么的悠扬…

「もう会えなくなるけど

「虽然已经不能见面了

「寂しいけど 平気だよ

「虽然孤独 但是不要紧

「生まれてよかった

「出生真好

「ホントよかった

「真的很好

「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よかった

「和你遇见真的很好

“和你相遇真好……”每个听到了这个歌声的同学都这么想着

突然,一声嘶哑的喊叫声响起:

“请不要走!”

是一位不被同学们注意到的男同学,他正对着教学楼上的那个女生大喊着,希望可以留下那个女生。

可是那女生去意已决,无论那男生如何呼喊,都无法阻止她一步步走向楼顶边缘。

“砰!”的一声,原本的平静被打破了,同学们如梦初醒,但他们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支离破碎的尸体,恐惧和不安爬上了他们的脊梁……

同学们就在不安和恐惧中度过缓慢的一下午。

晚上,乌云遮住了天空。整个城市显得没有一丝活力。被校长请来的清理队刚刚打扫完现场那支离破碎的尸体,一个中年男子来到学校。

“沧雪,对不起……没有照顾好你。”

“乐绍……这个不怪你,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救我,我很开心,谢谢你!”这时,一个淡淡粉色的光体在男子面前发着光。

“沧雪!真的是你吗?我不敢相信!我们一定还能再见面的吧!”

“乐绍,我……我爱…!”沧雪话还没说完身体消失了。

“沧雪!我知道了!我也爱你!我永远在这里等着你!”

一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导演!时间够了吧!……导演??导演你怎么哭成这副摸样了!”助理一脸惊讶的望着导演。。。。。。

“太感动了…!!!”导演差点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今天就先排练到这里,休息吧各位”

“呐,呐,乐绍…”饰演那个女生的沧雪从录音棚走出来,她刚刚给灵魂配完音,一脸疲惫的望着我“呐…我说呀,乐绍,你刚刚在表演的时候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呀?

“这有什么真的假的啊?当然是真。。。”

“嗯嗯!!我也爱你!”沧雪一扫脸上的疲惫,冲向我双臂展开准备抱住我。

我一个侧身躲过了沧雪,并冲着她大喊:“你是不是傻啊,我说的是演戏里是真的,不是现实啊喂!”

“啊哈?那你脸红干什么呀?”沧雪一脸俏皮的对我说。

“呐,呐,乐绍,再过几天就是周年庆典了,我想让你在舞会上和我....”

“想都别想!”没等沧雪说完话,我就打断了她.

乐绍的脸上瞬间写满了不开心,哼了一声就径直走开了

-第一章 莫名其妙?-

我彻底失去了意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正躺在病床上,一个身体娇小的女生趴在床沿睡着了。她就是沧雪。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应该去上学吗!”刚醒的我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向着沧雪大声喊着。

额…我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周围的病人家属因为我大声呼喊怕吵醒了病人,警告了一下我,气氛开始变的有些微妙。还好这时大夫来查房……让这略显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下。

但是趴在床边的沧雪还是没有醒来……我伸出手,企图摇醒她,但是并没有什么用,那家伙睡得太死了,要不是因为她还有呼吸,我差点以为她死了呢。这时,医生走了过来。

“小伙子,她是你的女朋友吧。”

“额,这个…大夫你为什么这么认为?”虽然我知道为什么医生这么认为,但我还是想问一下,我对沧雪那个时间段出现在马路上十分的迷惑,而且一辆大卡车向她冲来,她并没有躲开,而是貌似接受了什么。

“啊,因为你昨天中午被送来的时候,这个女孩呀,以为陪在你身边,而且你进了急救室之后她就一直在门口等着,好像你对她有着很特殊的意义一样,嗯……就好像热恋中的情侣呀,可以为了彼此做任何事情。但是这只是猜测而已咯,有的人认为你们都未成年,所以不认为你们是情侣关系 ,可能只是兄妹而已。而且她的身体比你矮了不少啊。”

虽然我不知道我在沧雪心里是什么地位,但是我觉得她只是我的青梅竹马而已…其实我在学校的地位很低,恋爱和朋友什么的都是我平时不敢想象的。所以沧雪她在我心里的地位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

医生查完了我的病例和现在的状态,很轻松的对我说:“小伙子你恢复的不错啊,年轻真好啊,你过几天就能出院啦。对了,住院费什么的那个女孩子已经帮你交了,昨天你昏迷的时候她还帮你办了很多事情,一直忙到凌晨来着。你俩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额,不是,那个只是……”

还没等我说完,医生就已经走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呢?”我看着还在熟睡的沧雪,心里默默说道。

阳光撒进屋里,在我身边熟睡的这位少女,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娇小可爱…

“情侣吗?为什么别人会这么认为,为什么沧雪她即将被卡车撞上却不跑开?”

我伸出手,想要抚摸下她的头,我希望她醒来,把这一切都说清楚。

“嗯…已经早上了吗?”沧雪突然醒了,我立马收回了停留在半空中还没摸到沧雪的手…

“呃…嗯…那个,是的。“我尴尬的回应着

“欸!!!乐绍!你醒了啊!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救我啊,这太危险了吧!“说着,沧雪就要哭了出来。

欸?救她?什么情况,我只是来不及刹车撞上了她,而我被惯力甩了出去而已啊。我一脸懵逼。

“呐,呐,乐绍,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有人在你救了她之后向你表白,你会怎么做?”

沧雪歪着头看着我,在等我的回答。

“嗯….我会拒绝。而且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吧。”我尝试着拒绝她并揭穿她的谎言。“所以,你为什么要给我表白呢?首先说明,我救了你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谁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跑到路中间,好像要自杀的样子。还有啊,你为什么要帮我处理那么多事情,你不应该打个120然后……”

沧雪听了我一番话之后,低下了头

“抱……抱歉,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在……”我为我刚刚的那番话表示道歉。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我从小被父母抛弃,还被家里的所有亲戚唾弃,我独自搬到这座城市,希望有一个新的开始。但是因为我胆小的性格,学校里的同学和老师都很不待见我……当你搬来那天,我本来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因为我一开始很害怕你。害怕你因为我胆小的性格,像学校里的同学一样不愿意和我交朋友……但是你的热情让我震惊了,你好像很愿意和我做朋友一样,那个时候,我就对你心生爱慕之情了!而你在之前我对生活失去希望准备自杀的时候救了我!

所以,乐绍!

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吧!”

-序-

三月下旬,正是樱花盛开之时。伴随花瓣飞舞,一对情侣手牵着手来到樱花树前,许下那纯真的看似永远不会被破坏的愿望。一阵风吹过,飘落的樱花仿佛舞着的精灵,划过女孩的发梢,绕着人的衣角,香了风,也香了人衣裳。那美丽的精灵随着微风飞舞,像寒冬纷飞的粉红色雪花,时而急促,时而悠扬,在不经意间,地面上已似铺了一层淡粉色的绒毯,花瓣掉落,旋转,在天空中徘徊,最后仍无力摆脱宿命,成为尘埃。

樱花开了......樱花败了......那紧锁的心扉,是否还敞开着,按响三月的门铃,樱花微微一笑,将我锁在春雨的季节里。当影子爬上心头,窗外的景色,有点杂乱无章,却不失美丽的色彩,红的、黄的、绿的、白的、粉红的,而我却只能望见那一片鲜红的血迹。

几年前,同样是樱花盛开的日子,教学楼在月光的照样下闪烁着光辉,左右两旁的教学楼被路灯涂成了惨白的颜色,学校唯一的一棵樱花树开了,樱花一朵一朵飘落下来,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幅美丽而又和谐的画面,校园里面只有稀稀零零几个人百般无聊的走在小路上。我倚靠着那棵樱花树。一片花瓣她飘然而至,但转瞬,她又要悄然离去,我赶忙伸出手接住了她,我真不忍弃手让她离去。久久凝望着。

“诶???那个......请问....学...学长…请问…你…你可不可以在周末陪我去玩?”一个娇小且缅甸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了出来

我环顾四周,除了那匆匆赶路的学生,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学……学长?” 刚刚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低下了头,赫然看到一位身高不足你自己身高一半的女同学。原来是她

“哟,小朋友你好呀!我下周没……”

话还没说完,那个女生一转之前的缅甸,用威胁的语气跟我说:“你再说一遍,你有没有空?”那个气势,完全不输给任何一个病娇属性的女生,尽管她只是生气的时候会这样。或者说,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我叫乐绍,父母都在国外上班,而我独自在这个城市生活。刚刚的那位比较矮的学妹叫沧雪,我们很早就认识了,应该可以算是青梅竹马了吧。自从我搬家到了这里之后,她第一个来向我问好,而她就住在我家楼上。说起她要追我的原因,其实还挺奇怪的。

八月份的午后,临近暑假结束,在烈日下有一位少年踩在自行车上一路狂奔。那就是我,一名准高中生,虽然距离开学仅剩下两天时间了,但万恶的假期补课上午刚刚结束。这老师,非要把课程安排的这么长吗?不过这痛苦的补课现在终于结束了,暑假仅剩的两天对我来说无疑是久旱逢甘霖啊。

“赶快回家,我女神约我下午出去玩呢!”我这么想着,踩得越发快了。

“叮咚~~您有新消息……”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我从兜里拿出手机,但并未停下自行车。

“哟,乐绍,你好呀。下午你可以不用来了,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白马王子了哦,这段时间承蒙你的照顾了,再见~”

紧接着,第二条消息接踵而至,是我的好朋友发来的:“哟,乐绍,你看我追到了谁?你的女神啊,怎么样,羡慕吗?”

当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被我的好朋友背叛了。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我甚至连我该去哪里都忘了……

这时突然路中间窜出来一个人!我的自行车马上就要撞上她。而且一辆超载的卡车正向她驶来。

“吱~~”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自行车不偏不倚地车子撞上了那个人,把那个人撞到了路边,而我的身体像一只离弦的箭,“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在空中的我经历的一个一百八十度转体,并且以准确的脸部着地的姿势撞到了地面。我挣扎着起来,看清楚了突然窜到路中间的那个人,是沧雪!为什么?她为什么会突然跑到马路上……就算是中午,但这条路的车很多啊,难道……她想……!!

突然,我失去了意识……

在一片白茫茫的梦境中,我隐约看见了一位少女,她倚靠着一棵已经枯萎的樱花树,望着远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这时,从远处出现了一匹白马,一个长相英俊的人坐在上面。突然,那少女好像察觉到了我似的,冲我微微一笑,随后便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手中举着一把宝蓝色的匕首,狠狠地**了我的身体……可能,是因为这是我昏迷时做的一个梦吧,可是为什么这个梦那么的真实……伤口处传来阵阵痛感,并且在不断地渗血……

周围骤然变黑,我感觉不到地面,更像是漂浮在空中

感觉好冷……

为什么,今天这么的不幸……

明明…是我先的,不管是追求女神还是别的什么的……

这是什么感觉?伤口……在心脏的位置……

好冷,身体动不了…

“乐绍!”

随着这一声呼唤,远处好像出现了一片光亮…

谁在喊我的名字?这世界上除了父母还有人对我这么关心吗…

但是,这不是我父母的声音,那会是谁呢?

“乐绍!求…求你了…快醒来吧…”

……为什么,我听到这句话,心….

不……

那片光慢慢消散,四周又恢复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