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溟濛 下的文章

"叮铃铃~"
清脆的声响从厨房内传来,青年抬脚向前走去,来到餐厅的时候,发现一位长相十分甜美的年轻女孩已经穿着围裙做好了早餐,青年走上前坐下吃起了早餐。
女孩看了青年一眼,脸上挂着笑容说道:"请问您是先生吗?"
"恩,我是。"青年抬头应道,目光看向女孩的面孔,这张脸十分精致,一双杏仁眼仿佛会说话一般。
"你的衣服脏了,请换上吧,不要浪费我的食物。"女孩微笑着说。
"哦,好的。"青年应道,站起身拿着自己的外套走进了卫生间。


女孩望着青年消失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她是这家咖啡馆的服务员,名叫"梅琳"。梅琳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女孩,虽然家境一般,但却很勤奋,她十六岁考入了这家咖啡馆。因为长得漂亮,所以她的职位是这家咖啡店的女仆,而且是免费服务的那种。
梅琳的父母都在外地做工,只有她自己留在城市里。在学校里,她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所以在学习方面,她有一定的基础。
在这家咖啡馆里,梅琳的职位是女仆兼职打杂妹,每天要跑几趟,每次都会累得满头大汗,但是她乐此不疲。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因为她想在这座城市里,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在学校,梅琳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所以她很孤单,只能用工作来填补内心的那份孤寂。在这家咖啡店工作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是这里的人都很热情,对梅琳十分照顾,梅琳也很喜欢这里的氛围。
梅琳一边收拾着地上的狼藉,一边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青年在浴缸里洗漱干净之后,又穿上了那条黑色的裤装,穿好衣服后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女孩看了一眼青年,继续专心致志的忙着自己的工作,而青年则是在吧台里来回走动,目光在四处扫视着。
"先生请喝茶。"
女孩端着两杯冒热气的茶走了过来,把其中一杯放在青年的手边,青年抬起头望着女孩说道:"我的东西呢?"
"我的东西在那里。"女孩指了指吧台下方的一个箱子。
青年拿起那个箱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套黑色的西服、白衬衫、领带和领带夹,以及一些配饰。
"你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请你试一试吧,如果满意的话,我会帮你重新买几套。"女孩说。
"谢谢。今晚我要去参加一个会议,晚上AI:Alice会处理好其他事情的,你直接锁门回家就可以了。"青年回复到
“从昨天其他组织的反应来看,有人要进来搅局了”青年心想着,将箱子拿出,向卧室走去。
女孩听到青年的话后,点点头,目送着青年的离开。
当天夜里,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驶进了酒吧,停靠在吧台旁。
青年看了看腕表,现在还是早晨七点点钟,距离八点钟的时候,还有三十多分钟,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什么客人大早晨来喝咖啡的。
青年将西服放下后,便拿起早已充满电的随身平板,背起小腰包,转身从侧门离开。


青年刚刚走出酒吧,便看到前方一辆黑色轿车正停靠在路旁。青年迈步向着黑色轿车走去,车窗降下,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庞。
"你来这里干什么?"
青年坐上副驾驶的位置,问道。
"当然是找你啊。"
男子回答道。
"找我干嘛?"
青年问道。
"当然是想要你的钱啊。"
男子回答道。
"你想要多少?"青年问道。
"你说多少就多少。"
男子回答道。
"你都知道了?今晚,敲掉部分组织,方便我们在联合体里站稳,你理解的吧?"
青年回答。
"了解。"男子回答,露出了笑容。

主角:奶油话梅糖

关键词:日常、疫情、智能家居、码农、咖啡店、女仆

又一年元旦节 ,虽热度远不及中国传统的春节,但昔日人山人海热闹的街道却仅存于联合国世界历史博物馆中......疫情当前,这场自2020年起的灾难,至今已经持续了13年,尽管各国医疗团队不断攻关科研,但还是未能抵挡住疫情的来势汹汹,并且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极端教义和核战争。目前全球最安全的国家,只剩下中国。依靠着世界上最完整的基建,以及疫情出现时数以千万计的医护人员、科研团队、全国上下团结一心的异能者和普通公民共同努力,造就了这纷争世界中最安全的“诺亚方舟”。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街道上的反光映射出凌晨的天空,伴随着零星彻夜未熄的霓虹灯点缀,显得整个世界都恍惚了。

一个小巷子里,一位青年站在咖啡馆后门前,一头因紫色的头发格外扎眼。背着一个小腰包,手中的平板不断闪着低电量的红色通知灯

“滴滴——咔擦”

是门禁刷卡开门的声音,青年刚回到家,卸下沉重的背包,环顾一圈今天并没有到开门营业时间的咖啡馆,转身朝着二楼卧室走去。

打开廊灯,迅速找到走廊尽头的卧室门。进入卧室后,青年摘下耳机,并将随身的平板放入充电槽,此时平板中常驻AI:Alice的声音被转移到屋内的智能音响内,随即进行着日常播报。

“欢迎回家,今天是6月22日,凌晨5:23,室内温度:26℃......”

同一时间,卧室的吸顶灯也接收到打开的指令,桌上的电脑也自动点亮。

青年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DevEco Studio,开始营业前的最后一个步骤:对店内智能家居套件进行检修升级。DevEco Studio右上角显示着青年的ID:奶油话梅糖。这是青年的网名,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所有人都以“话梅”来称呼青年。话梅自己也对这个名字有种谜之执着,甚至当初咖啡店店名就要叫“梅糖咖啡”,但是被朋友吐槽了一番,最后干脆直接叫“《根本没想出来好听的名字》”。

“正在重启网关,请稍后......”最后一行更新后的代码被提交到云端,店内所有的智能设备接收到更新指令,同时停止了工作,设备灯也转换为红色并不断闪烁着。

当最后一个智能设备更新完成,话梅来到咖啡店大门前,使用看上去十分破旧复古的钥匙打开了卷帘门,迎着初晨的阳光,将玻璃窗上的牌子反转过去,露出“欢迎光临”的字样,只需等待着咖啡店雇佣的“女仆”们来到店里打卡上班,一天的营业就开始了。

主角:月见里祈空

关键词:未来、异能、科技、疫情、克苏鲁

2022年,被称为“极南猛獾”的科研小队在南极发现了一种名为“异能”的辐射,小队全队被感染成为第一批“异能者”,成为历史上第一批“零号病人”。但由于只能通过遗传和接受辐射传染这种“疾病”,且“零号病人”处于潜伏期、状态稳定,和被感染前无疑,各国对于此事没有特别在意。

直到一位来自“东方国度”的科学家探索发现,“异能”给“极南猛獾”科研队带来了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特殊能力,但可惜的是,科学家最后一次见到小队成员时,仅剩一人存活。

至今11年见,随着各国科学家们对异能的不断深入研究,逐渐可以稳定操控异能并且也可以利用特殊器械给普通人类机体带来超乎科学常理的提升,于是一种名为“异能科技”(AT-ability Technology)的科学技术被发明且广泛运用,全新的时代已经到来。

小雨淅沥,视线内如同被模糊上一层滤镜。临近晚上八点,街上行人匆匆

“紧急新闻:本市将于2033年6月11日下午实行宵禁政策,请居民在规定时间内尽量避免出门,否则......”

“为协助疫情防控,本市增加各个医疗点医务人员的派驻,配备必要的急救物品、器械等物资,请市民如有出现体温异常、发烧等症状时,务必不要惊慌,及时联系医疗点并等待转移,以下是本市各个医疗点联系方式......”

这是一条新修的街道,霓虹灯映射在地上的积水中,街边的广告牌在循环播报着新闻,显得整个世界都恍惚了。所谓城市,无非就是繁华的街道,热闹的人群,马路四通八达,夜晚灯火辉煌,永远不会有沉睡的那一天……

“吱——”,门发出被推开的声音,祈空麻木着表情走进家门,在鞋柜前停下脚步,粗鲁的将背包放到地上。屋内黯然无光,只有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才能给屋内带来一丝色彩。

“叮——”是朋友发来的消息。

被事情折磨一天、满身疲惫的祈空不愿去回复朋友发来的消息,拉上窗帘,转身走进卧室,倒头便睡。

很快,祈空便进入了梦境之中......

——————

梦中,祈空来到了海边,站在了沙滩上,仔细聆听者海浪拍击、海鸥展翅的声音,这里不同城市的喧哗热闹,也没有城市独特的混凝土森林,也没有充斥着元或円或刀或黄灿灿金条的商业街。梦中有的只是静谧、安然,其海的对立面,是一片片断壁残垣......这里似乎经历过一场浩劫,但劫后余生却显得那么平静。

太阳即将落下,放眼望去,远方海面上似乎漂浮着什么东西,身后像是被脐带一样的”结构“连接着。

在太阳落下的一瞬间,天空骤然变成灰色,浓厚的阴云遮住了天空,周围气温越来越低...这诡异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轰——“一声惊雷刺破了这份寂静,天空下起黑色的暴雨,周围传来不知来源的吟诵声此起彼伏,祈空仍呆滞的站在沙滩正中央,仿佛周围发生的诡异状况和自己无关..或者说,已经习惯了这种气氛。有一具异形躯体正慢慢从海水中浮出,缓缓地靠近着祈空。那是一具千疮百孔的躯体,祂的模样难以名状,身体上的无数创口种不停地流出令人疯狂的浑浊的黄色粘稠液体,仿佛一个个流涎的巨口,甚至能隐约听到海风从洞孔中穿过的声音。祂越靠近,怪异的声音越发不可名状,就像是有人用不知名的语言在耳边低语。所有生物的存在仿佛成为了一种对神的亵渎,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只剩下了无尽的疯狂。

气温仍在不断地降低,降低。祂最终也未能靠近岸边,黑色的雨水落地成冰,化作黑色的冰将海水和祂一同冰封,封在了这无尽的冰原之中。

——————

次日清晨,祈空从睡梦中惊醒,已然忘记梦中的事情。房间四周墙壁,还有些残留的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