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

第七章——邂逅?

沧雪坐在地上,空洞的眼神呆滞的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眼前不断浮现出母亲那险恶的笑脸和弟弟那幸灾乐祸的笑声。沧雪想要挪动下身体,但是身上的伤阻碍着沧雪做一切活动。

环顾四周,破裂的墙壁,漏水的管道,昏暗的灯光,破烂的沙发......这就是母亲口中所述的“房子”,或者......是沧雪以后的“家”

"咳咳......"

由于长时间被虐待,而且也很久没有进食,沧雪的身体早已变得虚弱无比...

为什么...为什么世道会如此不公!”沧雪哭着倾诉这一切...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难道...我真的只能给大家带来厄运吗...”沧雪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她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她曾经希望看到的情景。那就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桌前,一块讨论今天发生的事情。但是,沧雪的出生,并没有带来任何好运,在她14岁那年,沧雪的父亲离开了她们。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沧雪的母亲就开始变得异常暴躁,每天虐待沧雪,直至最近,沧雪搬出了这个所谓的“家”,但却来到了另一个“家”。

沧雪觉得她有点困了,但是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是应该坐等死神到来,还是继续坚强的活下去。

这时,一些微弱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出于好奇,沧雪挣扎着扶墙来到门口。打开门,她看到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搬到了她现在的家的楼下。那个男孩看到了沧雪,出于礼貌,他热情的跟沧雪打招呼。

那个男孩露出了友善的笑容,靠近沧雪,热情的伸出手进行自我介绍,沧雪的心中仿佛再次燃起了希望的光芒。那个男孩说:“你好,我叫乐绍,你叫什么名字?”

沧雪走上前去,伸出她那满是伤口的手。

“我叫沧雪,很高兴认识你”

这时,在某处,一颗即将枯萎的樱花树,再次焕发活力。

树上,一朵朵樱花争相绽放

[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あなたに会えてよかった]

四周响起钢琴声,一段忧伤的旋律不断被演奏出来。但在悲伤过后,迎来的却是一片光明,四周的景物逐渐清晰,眼前逐渐显现出美好的景物。

樱花树上,花瓣飘落,伴随花瓣飘落,一个男孩牵着一位女孩的手来到树下。这位女孩,虽然皮肤雪白,长相唯美。但也不难看出,她曾经所受的苦难。

男孩面对着纯净的樱花树,对着女孩许下那永不破灭的誓言,女孩的心中升起了无限的希望与期待。

一阵清风吹过,一瓣血红色的樱花被吹落。花瓣飞舞,仿佛舞着的精灵,划过女孩的发梢,绕着人的衣角,香了风,也香了人衣裳。那美丽的精灵随着微风飞舞,像寒冬纷飞的雪花,时而急促,时而悠扬,在不经意间,地面上似铺了一层的粉红色的绒毯,也被这“血樱”染红。花瓣掉落,旋转,在天空中徘徊,最后仍无力摆脱宿命,成为尘埃。

这时,树上又飘下一瓣血樱。男孩将它捡起,送予女孩,作为他俩感情的象征。

时光荏苒,樱花开了......樱花败了......那紧锁的心扉,是否还敞开着,再次按响三月的门铃,樱花微微一笑,将我锁在春雨的季节里。当影子爬上心头,窗外的景色,有点杂乱无章,却不失美丽的色彩,红的、黄的、绿的、白的、粉红的,而我却再也无法望见那一抹鲜红…

第六章——沧雪的家人?

(友情提示,本章以后剧情可能会“随波逐流”,其实主要是脑洞不够了...喜欢的话请继续支持我!)

和沧雪同居的这段时间,我逐渐了解到沧雪的故事

沧雪的日记中,

樱花树的阴暗处,鲜血是“血樱”眼中最后仅存的,尚未被吞噬的所见之物。 这曾经是一位不卑不亢的勇者,因和别的樱花不同,被各种排斥、挤兑。

现在,这位“勇士”早已失去了先前那鲜红的外衣。她想着,如果自己还是和别的花一样,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吧…

如今,“血樱”变得毫无价值,她在等待着救赎。

但,救赎的道路上没有结果,只有看不见尽头的深渊。一次救赎,也许就是下一段孽缘的开端……

沧雪以前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直到某晚沧雪的爸爸跟着别的女人走了,沧雪的母亲就开始变了。 虽说的确是亲生母亲,但是也不过是来混吃混喝的而已,而且把儿子视为掌上宝,但一直觉得沧雪是个“累赘”……

学校开学的第一天早上,沧雪穿好衣服来到客厅,“母亲”正与沧雪的“弟弟”吃早饭。两人面前都是丰富而且富有营养的早餐,却唯独没有沧雪的位置。而在门口的鞋柜上,有几张面额1元的纸币。看到沧雪走下楼,“母亲”丝毫不屑,温柔的目光锁定在“弟弟”身上。

这时,敲门声响起。弟弟:“啊,是我的同学来了,妈妈,我不吃了,给我一点钱我去街上买东西吃。”

“唔”母亲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妥协了。她从钱包里拿出了100块钱交给弟弟,并嘱咐道:“你自己小心点,注意路上的车,别吃垃圾食品。”

弟弟接过钱,“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母亲脸上的温柔也随着关门而消失,一股冷冰冰的气息瞬间覆盖了整个房间。

“沧雪啊,”母亲一脸谄媚的看着沧雪“你也不小了,应该可以独立了吧,我在别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房子,今天晚上你就可以不用回来了...”

“妈妈,你为什...”话还没说完,沧雪突然被母亲推到了家门口

“要不是因为你,你爸也不会跟着那个狐狸精跑!你还在我家里混吃混喝,你想混到什么时候,给我滚吧 !现在赶紧滚!你这个小狐狸精,你这个...”沧雪的妈妈用着尖酸刻薄的语言不停地骂着沧雪。

沧雪十分明白为什么母亲突然这么生气,跟以往一样,沧雪拉开门,但在即将出门的一瞬间,母亲却冲到沧雪的面前,把门反锁上,然后对着沧雪发出阵阵讥笑,不怀好意的靠近着沧雪。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你个寄生虫!下流胚子!就是你害的我丈夫离开我的!”沧雪的母亲突然对着沧雪大喊大叫,沧雪被母亲推到,蜷缩在墙角,浑身发抖,眼中充满了恐惧。

“啪”沧雪的左脸突然传来炙热的疼痛。疼痛带来的精神刺激使得沧雪瞬间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你想干什么?上学?你个小狐狸精,你配吗?你就跟那个女人一样,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真是让人看见你恶心!你为什么不去死?”

“对不起…..”沧雪连忙道歉,但这似乎激怒了母亲。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只说一句对不起就能了事?啊?问你呢!你个小**给我起来!别把我家的地板弄脏!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是你害的我和我丈夫分开!

你一句对不起有用吗!?”母亲显然失去了理智,抬起脚,狠狠地朝着沧雪的腹部踢去。

“你还我丈夫!你还我!都是因为你!那个贱人才跟着那个走的!是你!是你害的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你个!起来!给我起来!”母亲越说越激动,沧雪使尽全身力气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起来。

“啊————————————”母亲突然用脚狠狠地踩沧雪的手,沧雪因疼痛大叫起来。

“**,别叫!妈的闭嘴!”母亲一脚踢在沧雪的腰间。“给我起来!我不想再见到你!”

沧雪颤颤巍巍的捂着自己的肚子,撑着自己的腿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门口,想要向路人求救。

母亲被沧雪彻底激怒了,同时也是因为害怕,害怕被别人发现自己在虐待沧雪。

“咚!”

沧雪的后背传来敲击的闷声,痛感再次席卷沧雪的全身。随后苍雪便失去了意识,栽在了地上。沧雪当天没有去上学,等沧雪醒来时,发现自己来到了母亲口中所谓的“房子”。那是一栋显得十分弱不禁风的居民楼。现在沧雪感觉她就如同日记中的“血樱”一般,被孤立,被鄙视,无依无靠。

第五章-“血樱”?

已经是和沧雪同居的第三年了。虽然这三年来我的确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沧雪不知为何貌似一直想避开我。现在的沧雪和刚搬进我家的那个时候明显不同。现在的沧雪老是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即使不是她的错也会主动的道歉,这一点在我和她独处的时候尤为明显。不知为何沧雪会有如此的举动……而我,却在沧雪的日记里,了解到这么一段故事:

春天,樱花飞舞,一对情侣牵着手来到了一棵樱花树前。伴随着花瓣缓缓落下,两人在树前许下了不同的愿望。

而樱花——独自绽放,独自凋零...等到来年,又再次绽放,凋零...就如同地狱轮回一般,永不停歇。

但它存在的意义呢?就仅仅是为了不断绽放、凋零、被别人观赏、蹂躏、指指点点?

不,有一瓣樱花不屈服于规定之下,她要抗争!

其他樱花在规定的压迫下,还在经历地狱轮回,只能被迫绽放、被迫凋零的时候,她站了出来,使出浑身解数开出了世上最美丽的樱花。在“自然规律”强迫她凋零的时候,她不屈不服,坚持与自然规律抗争。久而久之,她全身染上了鲜血的颜色。在粉红的樱花树中分外显眼。刹那间,世人被她遍身的鲜红惊艳到。血樱也逐渐被更多的人知道。

但是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要与自然规律抗争。也没人想知道。人们喜欢的只是她一时的与众不同。时间长了,血樱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变淡...直到完全消失。而血樱自己,却在其他樱花的模仿中,被超越,被挤兑。逐渐变得一文不值。

谁又能知道,曾经作为血樱的敌人——“自然规律”却又是最了解血樱的呢。

若干年后,樱花又开,又败。一切就像是回到了最初的样子。血樱那紧锁的心扉,是否曾被打开过?得到了通往春季的门票,樱花微微一笑,将“我”锁在“春雨”的天气里。当花香爬上心头。仿佛心扉一瞬间被打开。窗外的景色有点杂乱,但不失美丽的色彩——黄的,绿的,紫的...逐渐,窗外的景色骤变。周围不再有美丽的色彩,仅剩下一片“空白”。不远处生长出一棵樱花树。树上那一抹血红色格外显眼...就像...被鲜血染红一样。

了解了这个故事所讲的内容...我逐渐开始理解为什么...沧雪那么异常。也许...她只不过是不希望失去任何一个朋友...罢了…

虽然...沧雪经历过什么我无法想象的事情,但是她依旧坚强,不断修复心中的伤口,只为了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回想起这三年,我虽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在不断打击沧雪的内心。沧雪只是想跟我交个朋友,而我却是不断地在拒绝、回避。

“沧雪!我发誓,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

“啊?你说什么?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诶!!!??你为什么要看我的日记本!?!?!乐绍你个变态!”

  • 第四章-情感?

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永不停歇的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我坐在寂静的房间里,除了凝视沧雪之外貌似没事做。

已经快10点了。睡意席卷了我的身心。

“喂,丫头,你今晚就在沙发睡觉,明早最好马上回你的房子离去,以后别再来……”话还没说完,我的目光不知不觉得落到了沧雪的双臂上。为什么,为什么沧雪的身上有那么多伤疤?

看着手臂上一块块淤青的肿块,应该是鞭打后留下的。

望着这些伤口,再看着沧雪眼里充满着的恐惧,我逐渐明白沧雪并不是因为打雷下雨这点小事才害怕的,她好像被别人虐待过一番似的。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沧雪,你把衣服卷起来!”

“啊?”沧雪发出了疑问,并且脸红了起来。

不知为何,我突然好像很在意面前的这个女孩。不想让这个女孩收到一点点伤害

我走到沧雪面前,粗暴的把沧雪的T恤脱了下来。只见沧雪的身上随处可见被鞭打的痕迹,腰间还有被棍棒之类殴打留下的淤青。面对眼前这种场景,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就一直麻木的站着,眼睛死死盯着沧雪身上的伤

沧雪貌似很在意我的目光,蜷缩在沙发的一头,用着颤抖的声音问我:“那...那个,请问我...能...把衣服穿上...吗?”

屋子里瞬间充满了尴尬的气息,由于我见到沧雪的身上出现这么多的伤口,过于激动。做出了那种事情,现在却又不知如何收场。

“咕~~~”嗯?什么声音

“咕~~~”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我清晰地听到了是什么声音。

“所以...你还没吃饭吗?”

“嗯...是的”

“你身上这些伤?”

“以前住在亲戚家的时候被打的...”

“我懂了,那你等下,我做饭给你吃”

“诶??等下!先把衣服给我!”

“哦,还有啊,反正我们就楼上楼下,不如你搬到我家来住吧,这样你下次就不用害怕了”我脑子一热,提出了这个想法。

“诶?这么说,你喜欢上我了?呐,呐,对不对呀?”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因为你把突然把我衣服脱了,然后不嫌弃我身上的伤口,还愿意收养我啊!”

“收起你那危险的想法,我只是...”

“诶嘿嘿?接着说啊?”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我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一声不响的走到厨房,为沧雪做饭。但话说回来,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是我对眼前这个身材娇小的女生,产生了某些情感,或许,这些情感一直徘徊在我内心深处,只是...我不愿承认?

“刚刚明明还是一副可怜的模样,现在却貌似占尽了上风?真的是猜不透你啊,沧雪。”

“呐,那就以后慢慢的来猜吧~”

“懒得猜,懒得,我给你去做饭,你快把衣服穿上吧。我只是担心你一个人住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而已,别乱猜,别有那种危险的想法!”我极度想澄清自己让沧雪搬来我家住不是因为我喜欢他,但是沧雪她好像对我的误会很深,嘛,以后慢慢解决吧。

正当我做饭的时候,沧雪用着极小的声音嘀咕着:

“为什么,闯入我生活的是你

为什么,在我绝望的时候,是你救了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你不愿接受我的爱意…

抱歉,乐绍,我...我只是喜欢你!”

两行眼泪从沧雪的脸上滑落…

-第三章-

叮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同学们接连回到了教室。

“嘛,已经是深秋了吗。学校的周年祭就快开始了。”

“对啊对啊,不知道今年周年祭还放不放假。”

“也不知道老师们怎么想的,非得把期末考试提前”

同学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着。原因是前几天学校开会的时候老师们突然都同意吧期末考试的日期提前。这也就意味着今年周年祭很有可能取消放假。这其实也挺好的,嘛,第一就是能避开社交啦。不必充当一个电灯泡。第二也就是没有所谓的“朋友”来伤害我了。第三也就是不用参加周年祭,我也就拥有更多的时间来复习了!对我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啊。

时间飞逝,夕阳已经悄无声息地落下,原本明媚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此刻的天空正被月亮所主宰。

已经吃过饭的我正躺在床上不停地用手指滑动着自己的手机

突然闪出一道白光,不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这时候手机很识趣的发送给我一条推送:XX天气助手提醒您-您的地区将会有大到暴雨,请减少出行。

“啊,下雨了呢。希望下得越大越好,这样周年祭应该就会泡汤吧,这样就有时间来学习了。”我在心里默默想着,接着上网浏览。

睡意慢慢爬上大脑。我把手机放到一边。准备睡觉

“嗡嗡!”被我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都这个时候了,谁打的电话啊,我也没有朋友关系好到这样啊……”我小声嘀咕着,满怀疑问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颤抖着的声音,我一下就认了出来,是沧雪!

“请问,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码的?”我对于沧雪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感到好奇。

对面不再回答……

天啊,这难道是个恶作剧?“啊~好困啊,算了先睡觉吧,明天再问问是什么情况。”

我又把手机放到一边,为了防止沧雪再打电话过来,我直接把手机关机了。睡意又爬上了大脑。窗外雨水淅淅沥沥的声音和远处狂风大作的声音传入耳中。。意识在不知不觉间朦胧起来。或许这就是入睡的感觉吧。真是舒服……

叮咚!

即将入睡的我听到了这个声音猛然惊醒。

叮咚!叮咚……

“什么鬼?这不是在折腾人吗!刚要睡着就把我吵醒!管他是谁,开门骂一顿再说!”说着我打开了门。

正想着要将这份怒火引向按门铃的人的时候。

“哐当!”一个物体撞上了我。我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倒在了地上。

还有这种操作?我被推到了?以这种姿势?还是个妹子!?

“沧雪!你——”在看清来者何人之后,我更愤怒了……

“乐绍...能...能让我在你这里住一晚上吗?”沧雪颤抖着说着,眼里好像充满了恐惧。

我一脸疑惑,住…住一晚上?什么鬼,我记得沧雪不是就住我家楼上吗。搞得好像无家可归的离家出走的学生一样。

“沧雪...你...”

“求你了!一晚上就好!”

“哈?为什么啊,你自己不是有房子吗?”

“我...我害怕一个人待着!求...求你了。”话音刚落,一行眼泪从沧雪的脸上滑落。